“烧散煤2人被拘”当事人:环保局得上门道歉 否则将起诉

发布日期:2019-04-28

    划重点:1恒州派出所一位民警告诉红星新闻,两人的确未被拘留。但为何让他们坐在审讯椅上拍照,这位民警没有回应。红星新闻多次拨打曲阳县公安局分管副局长的电话,但均无人接听。2赵飞、赵阳的多名家属及赵飞本人告诉红星新闻,曲阳县环保局《我县拘留2名燃烧散煤用户》一文,有多处不实,一是两人没有不听劝导;二是,他们都是首次违规燃用散煤,而非二次违规;三是,两人未被拘留;四是,文内配发的照片并非当事人。3“政府发的情况说明,没有提及对当事人的歉意。我们要政府部门,尤其环保局上门道歉,并在官方渠道向我们公开致歉。否则,我们将起诉环保局等相关部门。”57岁的赵飞突然成了“被拘留过的人”。赵飞说,12月初,他因为烧了一捧散煤,坐在了派出所的审讯椅上,并被多番拍照。接受完训诫,并承诺不再烧散煤后,他回了家。几天后,他被拘留的消息铺天盖地而来。亲友们电话不断,赵飞血压陡增,头痛。同样涉此事件的还有同村人赵阳。他也因烧散煤成了“负面典型”。在河北曲阳,街坊们戏称二人为“名人”。2人被拘的信息起源于曲阳县环保局12月7日发布的一篇名为《我县拘留2名燃烧散煤用户》的文章。该文一经发布,即引起广泛关注和质疑。12月8日,曲阳县人民政府官网回应称,此消息内容有误,系工作人员失误所致,该县没有对燃用劣质散煤人员进行过拘留;文中所称“2人不听劝导,二次违规燃用劣质散煤,给予其治安拘留处罚”,实为2人燃用劣质散煤后,给予了批评教育;文中配发的两张图片实为12月6日因非法排污接受询问的张某某、王某某照片。曲阳县政府官网发布的情况说明。两人的家属及赵飞本人告诉红星新闻,这起事件,已对当事人构成侵权,并造成身心伤害,“我们要求,政府部门,尤其环保局,上门道歉,并在官方渠道公开向我们道歉。否则,将起诉他们。”一起失误的“负面典型”“坐在审讯椅上被拍照”赵城东村,曲阳控煤试点村,禁烧散煤,推广洁净型煤,又称煤球。赵飞向红星新闻回忆,12月1日早6时40分,起床后,炉中的火已熄灭。他用一把木柴、一捧煤粉,将煤球引燃。但烟囱冒烟几分钟后,3个陌生人便走入院内,进入卧室,对着炉子拍照。当日周六,赵飞的女儿和两个孩子还未起床。“没敲门,直接就进来了。”赵飞告诉红星新闻,对方称,这是头一次,就不上报了。然后离开。赵飞女儿赵女士说,约上午10时,又来了七八人。此时赵飞在打工,装卸车,离家三四公里。赵女士回忆,这次有身着警服的人同来,对方说“打电话,让你爸赶紧回来。”接到女儿的电话后,赵飞并未返回,他认为“妻子在家”,自己不需要回去。赵飞告诉记者,几分钟后,警察打来电话让“必须回家!”他感觉对方态度严厉,便立即骑车回了家。赵飞赶回后,执法人员警告,如果再烧散煤就拘留。之后,几人离开。当天中午12点半左右,村干部通知赵飞“下午两点到派出所。”同日上午,同村人赵阳也因为烧散煤被抓了现行。下午两点,在村干部陪同下,二人赶到恒州派出所。赵飞回忆,一进大门,就有警察拍照。然后录口供,警方登记了他3个儿女的个人信息。之后,赵飞签字、摁手印,并承诺不再烧散煤。赵飞说,他以为事情就此作罢,但随后他们又被带至审讯室,坐在审讯椅上被拍照,“全程没有人押,也没有被拷。只是拍照。”12月8日,赵飞的女儿在网上看到父亲被拘留的消息。恒州派出所一位民警告诉红星新闻,两人的确未被拘留。但为何让他们坐在审讯椅上拍照,这位民警没有回应。红星新闻多次拨打曲阳县公安局分管副局长的电话,但均无人接听。赵飞的女儿向红星新闻提供了其父亲在审讯椅上的照片。赵飞看后,苦笑。被曝光后“觉得很丢人”当日下午5点左右,赵飞和赵阳从恒州派出所走出。赵飞直言,他胆小,被吓蒙了。“这么小点事,不至于这样。”回到家后,女儿发现,赵飞的脸通红,测了血压,比平时高了不少。赵飞告诉红星新闻,在派出所时,他们一直拍照,就觉得自己可能会被当作负面典型宣传。回家后,家人给村干部打了电话,问是否会上电视,对方回,不会。12月8日早晨6时31分,赵飞的女儿在手机上看到了曲阳县环保局的那则消息。她心中一惊,父亲被拘留了?很快,赵飞也知道了情况。此后几天,亲友们电话不断,街坊们也拿他开玩笑。赵阳的情况与此类似。赵阳的妻子告诉红星新闻,被曝光后,丈夫即外出跑车,“他觉得很丢人。”12月10日晚11点半,赵阳的岳父得知情况后匆匆打来电话,心急如焚。赵妻称,母亲患有心脏病、糖尿病等,父亲在电话中告诉自己,“知道消息后,她(母亲)一着急,心脏病犯了,口吐白沫。紧急服药后,才缓了过来。”“要求道歉,否则将起诉”赵飞、赵阳的多名家属及赵飞本人告诉红星新闻,曲阳县环保局《我县拘留2名燃烧散煤用户》一文,有多处不实,一是两人没有不听劝导;二是,他们都是首次违规燃用散煤,而非二次违规;三是,两人未被拘留;四是,文内配发的照片并非当事人。在咨询律师后,他们认为,这起事件已对当事人及家属构成侵权,并已造成身心伤害,“政府发的情况说明,没有提及对当事人的歉意。我们要政府部门,尤其环保局上门道歉,并在官方渠道向我们公开致歉。否则,我们将起诉环保局等相关部门。”赵飞的女儿称,“我爸没有犯法,为什么要坐审讯椅?那天早晨7点左右,执法人员没有出示任何文件,也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,径直走入卧室,算不算私闯民宅?”就当日的执法情况及当事人道歉的要求,红星新闻致电曲阳县环保局局长李良,对方未就道歉一事表态,只是称,“在开会,有事找宣传部。”曲阳县委宣传部新闻科科长郭英焜告诉红星新闻,要道歉也是执法人员道歉,这需要与环保局方面沟通。半小时后,郭英焜回复称,沟通未果。人民日报《侠客岛》发文称,有法律专业人士解读,群众烧煤行为本身并不违法,训诫后二次违规也不构成治安拘留的条件。环保部门并不了解公安机关办案的严肃性,为了制造舆论声势,形成氛围,工作人员可能只是简单地依据“政策意图”张冠李戴。而据《南方周末》消息,曲阳县公安局环安大队工作人员在向大气办上报散煤管控信息时,误认为对二人进行了拘留,误将相关文字材料和对张某某、王某某传唤的图片报给大气办。而后,大气办又将该消息在曲阳环保微信公众号中发布。“负面典型”背后的曲阳治污重压之下“刮骨疗伤”去年,曲阳县就曾因“煤改电”工程没有按时完工,导致有村小未供暖,学生靠跑步取暖一事而广受关注。今年,曲阳再次因环保问题引发关注。曲阳,曾因煤而兴。但近年,环保负担日益沉重。去年底,多家煤炭加工企业被取缔。但曲阳的空气质量仍不乐观。2018年8月1日,生态环境部约谈河北曲阳、北京通州等5地,督促加大大气污染治理力度。在被约谈的5个区市县中,曲阳问题最为严重:2018年6月污染较重热点网格数量达到11个,占保定市91.6%。曲阳环保系统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,这令当地压力巨大,于是决心“刮骨疗伤”。这样的运煤车每天穿梭在曲阳的大街小巷内。11月24日至11月26日,连续3天,曲阳县召开三次空气质量会商工作会。会议决定,对污染空气环境的人员进行拘留,对发现的负面典型公开曝光。几天后,赵飞、赵阳成为了被曝光的“负面典型”。“挨家挨户通知禁烧散煤”赵飞告诉红星新闻,2018年10月前的每个冬季,他们一家采暖均靠散煤。赵飞回忆,9月中旬左右,村内大喇叭播个不停,上午、下午各一小时,“反复播,禁烧散煤,推广洁净型煤。之后,政府的人又挨家挨户口头通知。”据曲阳县工业和信息化局消息,每吨洁净型煤,政府补贴400元,到村民手中700余元。据媒体及政府公开资料显示,除去政府补贴,多地洁净型煤的价格在每吨600元到900元不等,辽宁沈阳800元每吨,山东潍坊900元每吨,甘肃兰州600元每吨。曲阳县洁净型煤中标公告。红星新闻走访当地28户村民。他们称,一间平房,一个火炉,一天烧一袋洁净型煤,30元,一月下来,至少900元。如果家中有锅炉,每天烧3袋,就是90元,“补贴后,甚至都比用散煤的成本高至少一倍,又不暖和。烧散煤,炉子会被烧得通红。现在不行了,火不旺,热度不够,有时连饭都煮不熟。”有时还会有燃烧不充分的问题。当地村民燃烧过的洁净型煤。赵城东村村委会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,曲阳污染重,上了央视。“无论什么,一开始推广,都比较困难。新事物,有个接受的过程。”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赵飞、赵阳系化名)红星新闻记者丨王春 发自河北曲阳